25.5.07

茉莉花的日子

突然,我种的茉莉花在露台綻放。
夜裏回到家,打開落地玻璃窗,馬上就聞到一陣淡雅的清香。
有時,微風吹來,
屋子裏就一室清淡的芳香。

兩個品种茉莉花,印度品種散發香氣;
泰國品種花朵大一些,卻沒有味道。
栽種了好一段日子,等了那麽久,
終于看見它們放肆開放。

我不是個愛花人,一直就只喜歡素雅的白色蘭花。
在吉隆坡這些年,發現鼻子對茉莉花香特別敏感,聞到就倍感親切。
後來才逐漸明白,我成長的老家靠近圍繞了許多茉莉花樹的印度廟宇,茉莉花香是童年記憶裏深刻的氣息,揮之不去的芬芳。

想起有段時期,重復在聼曾淑勤的[ 茉莉花的日子],
她的歌聲也一樣讓一室充滿清雅淡素:

。茉莉花的日子
曾經在素淨髮上 繫一束清新消息
那芬芳就如此蜿蜒地 流到現在心裡
曾經在胸前口袋 藏一絲清香秘密
那氣息曾貼近心情 醞釀著女人的心

為了綻放 所以和晨風靠近
為了緣份 所以與你相遇
你可以如此猜想我的世界 在茉莉花的神情
安安靜靜沈澱自己的心事 點點滴滴流洩細微的美麗
你可以如此看待我的生命 在茉莉花的日子
沾著露水流轉到你手裡 不曲折 卻不容易忘記

16 comments:

小莊 said...

非常喜欢茉莉花的香气,香而不腻(我试过被玫瑰的浓香“熏”得头晕想吐)。还有一种花香让人非常着迷的是桂花香。

恩妮 said...

小莊,基本上我是一個不喜歡花的人,比較鍾愛綠葉植物。茉莉花淡雅的香氣讓我記念起我的童年,周邊種植茉莉花的印度鄰居。因此,逐漸喜歡茉莉花。

apple said...

我也有茉莉花的记忆。有个跌打师傅大家都叫他sakura,他就在印度庙附近租了个小地方。妈妈去推拿时,经过在对面的印度香料档口,就会有茉莉花香味飘来,是那一串串的茉莉花的香味,很清很淡,闻了很舒服。那是很久远的记忆了~

琪艺 said...

唉...怎么我的记忆里没有茉莉香?真差劲...我只记得满山绿树,12月会开始转橙红.

moo_t said...

记忆中, 马来西亚人除了印度人外, 其他的种族好像很少种香花. 气候太热,菊花在平地种不起来, 华人就种“水梅"来聊胜于无。黄金雨树和凤凰花木的花很灿烂,但是不香。Frangipani 鸡蛋花很香,却通常是种在坟场里头。

哎呀,发现马来西亚的很多香花香树, 都是移植来的。

超亮 said...

再去谷歌八卦, 居然发现了我们的国花-木槿(大红花)也是舶来品。

小莊 said...

该不会是从夏威夷移植来的?木槿是那里的州花。是的话那就和咱们的国歌同出一处了, hehehe :p

萍凡女子 said...

我的茉莉花即已不在同年,反而是每次回夫家在门口迎接我们的那一股清香味,习惯了有茉莉的飘香的幸福。偶尔,会向印度同胞埋茉莉花串放车,就是喜欢如此。

恩妮 said...

琪藝,你忘了嗎? 那印度廟常常就是充滿茉莉花香;還有,印度女人在慶節時,一定戴上一串茉莉花。

超亮,我也在露台种了一顆不太大棵的francipani,臺灣人叫赤素馨花,也稱雞蛋花。我在花圃找的時候,堅持要白色的,可那花商說白色沒有人要的。後來,我買囘的是粉紅色黃心的,bali品種。

恩妮 said...

哈哈, 我們還有世界上對大朵的花!

萍凡女子,原來你也喜歡茉莉花香。

超亮 said...

因为坟场的鸡蛋花全都是白色的。所以没有客人会要白色的。不过我也认为白色花瓣黄色花心的比较好看。如果要找的话应该是找得到的, 要不然就去找棵树帮它接枝繁殖(嘿嘿嘿嘿)。我忘记了胡姬公园有没有卖白色的, 可以去那里逛逛。

如果不怕去坟场”考察“的话,在焦赖的一个大基督教坟墓就种了不少的鸡蛋花。 那里的景点很独特, 没有华人坟场阴森的感觉。比什么纪念碑还好看。

马来人的坟墓也学英国人种鸡蛋花。不过他们就没有这么浪漫了, 他们说鸡蛋花是灵魂和姚某的栖息地。 我就认为是民族主义份子故意搞出来的鬼话,来心理上打击殖民的英国人。

二十多年前,Jalan Kuching 从 Jalan Duta 交接的Jalan Tun Razak 那一带路,有很多的鸡蛋花。

--------------------
《龙应台香港笔记@沙湾径25号》在KLCC Convention center 的华文书展大平卖(在香港”馆“)。 里头有一篇 黄金周 . 就当是暂时找不到白素馨花的补偿吧。;)

chittaranjan said...

舒伯亮,你很卖力的帮龙应台打广告,应该收了不少广告费吧?呵呵。。

超亮 said...

阿达,
我也喜欢西西,金庸,倪匡,曹雪芹,罗贯中,蒲松龄,Asimov,等等等等。

而龙应台的文章刚刚好”对症”我的胃口吧了。好东西当然要分享嘛 :)

认为龙应台的文章太“政治”, 太“批判”而不喜欢她的文章的人, 如果“不小心” 看了《百年思索》,《人在欧洲》, 恐怕欲罢不能。(嘿嘿嘿嘿, 引诱...)

恩妮 said...

對,super!
在bali家家戶戶都种滿雞蛋花,多麽優雅。

檳城靠近penangroad,靠近E&Ohotel, 靠近Boonsiew HOnda那裏就有一個种滿雞蛋花的墳場,非常美麗。

在歐洲,雞蛋花甚至是結婚時新娘用的花呢!

恩妮 said...

我也同意看龍應台會欲罷不能!

CK said...

哈哈!原来此处既然也有人为龍應台在台,interesting! 不错,偶也是她的粉丝!

恩妮,你这茉莉花的芬芳把我想起家里的老妈子来:(。。。。我家门前也有株小茉莉花就是她老人家种的。逢回家还没进到家门,那清清淡淡的茉莉花香就扑鼻而来,像是迎接我回来似的。

舒伯亮,想不到你对雞蛋花那么有研究!你到底是干啥地?曾有一回在KL,为陪一个喜欢画花的友人,三更半夜到处去找这雞蛋花。你说焦赖的基督教坟墓,我就是那时去过,还去到Dewan Pustaka对面那个公坟。恩妮提到那在Boonsiew Honda, City Bayview对面那个,我印象深刻。2000年我曾领着一班学生到那临百多年前的墓文(typ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