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08

玩物

人家说玩物丧志,我绝对同意。你看,我就没什么大志呵!因为我有许多小玩物,而且每次旅行一定带回小东西。我特别喜欢旋转木马,如果可以我要一个像游乐场里的旋转木马,音乐响起就转呀转,但是无论旋转多少次,音乐一停就回到原地。照理说,对马情有独钟应该是属马的琪艺,可是事实不是如此。她不收集东西,最难得珍贵的收藏宝贝也只有照片,每次琪艺到我家,总是抗议我家东西太多。

常和我一起出游的同伴发现我无论到哪里一定在找旋转木马模型,只是很多时候那些价格我实在付不起,只有欣赏的分;上一次在印度看见一个用银镀造的旋转木马,才6寸大小,价格相等我一半的印度旅费,吓到我张大口转身就走;不过在尼泊尔发现一个摇动的小木马,虽然手工简单之极,却不失生动。我捧着木马,小心翼翼地带回来;

摄影:展龙

在爪哇日惹的fun fair里发现旋转木马时,我失态的大呼小叫;同行夜游的同伴们,为了控制近乎失常的我,只好无奈地等候一旁,让我骑一骑这不旋转的木马,好过过瘾。后来,大概是展龙怕我会乘机赖着不走,然后像哄骗一个望着玩具不走的小孩般,赶快提起相机替我下拍照留念好让我安心离场。

17.6.08

奶茶-女人

你看,师徒三人站在一起就把女人的美丽和魅力展现无遗。
因为她们明白只有跌倒过,哭过,才会体会笑有多美好,自己有多好!


我喜欢现在的刘若英,她恣意地在生活,因为她明白这样才最好。
她说,不管,漂不漂亮,手上的青春还剩下多少,我...过好了每一天!

15.6.08

回家

video

给我的爸爸,父亲节快乐!

由于老家在偏远的郊区,从家里到学校需要30分钟的车程;而巴士候车站和我家有大约30分钟的步行距离,1.5公里的红泥路周围都是树林,所以爸或妈会到候车站接我们。只是当时我们家没有电话,万一我们错过巴士就无法通知家人,爸或妈就会白跑一趟。16岁那年一考到汽车驾照,我就开车去上课,因为这样在店里忙碌的爸妈就不用放下工作特地接送我们姐弟三人。我还记得,刚开始开车,爸爸总是不放心,有几次发现他偷偷跟在车后。

这是老佛爷从苏格兰发来和我分享的短片,我特此提醒大家不要忘了回家,汽油起价不可以是借口,家还是要回的!

4.6.08

Once . falling slowly
















向希在msn说不要错过ONCE,无需太多言语,我总是相信她的,于是我晚上就去看了。电影播放30分钟后,我看见有些人陆续离席,人影在黑暗中成了一种干扰。我喜欢电影里淡淡也凉凉的节奏,就像爱尔兰的天气;他和她相遇因为音乐,淡淡的情谊,沉静的浪漫。男人和女人的默契,是音乐。两人合唱伴奏,自然清新,而因为音乐他和她各自找回心中搁置的那份爱和梦想。最后一幕女人收到男人临别前送的钢琴,她欢喜着微笑着,美丽的音乐响起,i dun know you, but i want you..... Falling slowly,sing your melody,I'll sing along。连感动也是淡淡的,轻轻的,是一种看不见的深刻。两个对的人相遇,不敢碰触的心其实紧紧靠着,也许只能是一辈子的情谊!

电影里美丽的旋律,有淡淡的愁:
If You Want Me
Are you really sure that you believe me
When others say I lie
I wonder if you could ever despise me
You know I really try
To be a better one to satisfy you for you’re everything to me
And I do what you ask me
If you let me be free
If you want me satisfy me
If you want me satisfy me
.................................................................................
Lies
I think it's time, we give it up
And figure out what's stopping us
From breathing easy, and talking straight
The way is clear if you're ready now

So plant the thought and watch it grow
Wind it up and let it go

1.6.08

我在

最近都在恍惚中,昨天在熬好的汤落糖,在泡好的咖啡下盐,而且这事已经发生不只一次/前天混在人群中,明明要往右,莫名其妙走错了方向/大前天发现忘了车钥匙,折返上楼后在屋里一时慌张起来,因为钥匙其实一直握在手里/一个星期里每天就只听〈三万英尺〉,在车里在办公室在家反复不厌地听/抵抗病菌的能力降到最低,有天突然冒了一身冷汗后,就招架不住,伤风感冒咳嗽喉咙疼痛,一件一件跟着来/和完全没有见面接触的你,竟然同一天生病,同样病症同病相怜/早上用力将喉咙里的痰咳出,那种存在感和吐出来的东西一样实在。
还好,
我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