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06

生活二札

做了一个心理测验,原来真实的自己是一条蛇: 冷漠、孤傲、畏缩,也许有剧毒。

这个小测验拨开了我人类虚假的外衣,一层又一层。那个看起来欢乐、热情、友善的我,原来是一条披上人皮的蛇。

蛇其实是畏缩胆怯的爬虫类,很孤立,也只有在自卫时才会攻击,通常采取的动作是逃之夭夭。唉,蛇是多么缺乏勇气的动物!

作为一条蛇,这个真实的我,我欣然接受,因为我的确认真做了那个测验。

---------------------------------------------------------------------------------------------------

我一直是个迟钝的人,而且非常缺乏危机意识。当大家忧心仲仲治安不好的时候,我仍然感应不到紧张。

有朋友有次在我家留宿,她惊讶着我晚上睡觉时,落地玻璃窗是打开不上锁。另一个朋友很专业说我家大门的锁太脆弱,一撞门就可开。还有那锁头,内行人轻易就可开门。
(可是我...并不觉得不妥不安)

只是近来突然之间,翻阅报纸成了心慌的事。战争、死亡、抢掠、罪恶、悲伤,都是一些让人不安的新闻。 我开始提高警惕,比如有天在出席青年体育部的新闻发布会后,乘电梯到B2停车场取车,在B1时进来了一个男人,头发凌乱、消瘦、神情漂浮,衣着还真的不整齐。我很清楚绝对不可以貌取人,可是近来负面的新闻以及他外在因素却让我不安起来。停车场空无一人,我往车子走去,他竟然和我的方向一样,我更慌了。由于紧张,进入车子时还撞了头。

我非常不喜欢这样的自己,那种神质兮兮甚至疑神疑鬼,为何人与人的接触竟然变成这样了呢?国家越繁荣进步,社会越文明,人与人之间越有距离感和质疑度。
(我对人依然抱着乐观的态度想法,而且十分相信人性本善,温情满人间)

我住的公寓其中一个年轻保安人员,总在我深夜回家泊好车子时,突然就出现在我车子旁,等待和我聊天;或是在露台浇花时,他突然出现在底搂打招呼;有时上班时经过Guard house他就出现挡在车子前;有天出门往车子走去,他很快出现在车子旁,出示他的手机相机要拍照;有时我深夜未睡,他看见我未熄灯,就会在底楼唱歌;

于是,我晚上回家经过guard house后就使命踩油,选最靠近公寓进口的停车位子,停好车子抓了手提袋快步冲上楼,逃之夭夭。早上浇花时,以最快最短的时间,他远远叫我时,我就转身进屋;早上上班时,匆匆忙忙上车开车就走。 渐渐地出门和回家成了我的心理负担,他笑兮兮的脸,让我越来越恐惧、厌烦和可怕。我不晓得他到底有否在观察我其实是一个人住。

他肯定不知道,他的这些举动对我而言却是一种侵犯

我们都晓得,对于相爱的人,这些贴切的动作是一种关心和在意; 张曼娟说:原来,与喜欢的人一起时,两人就可以理所当然地互相侵犯。

11 comments:

apple said...

说到侵犯,我也遇过。在我office处,有个外劳的举止和你家的guard很像。经常要引起我的注意,和我笑和我讲话,故意经过我office门前往里望,吹口哨,敲玻璃。起初我以为是打招呼,原来是他太热情,后来我偶尔也当他透明。我放假回来,他也消失了。太好了,他应该是回国了。我了解你的感受,希望那个guard快点辞职或被调走。

恩妮 said...

哦,我的guard house 的那个是马来人,开始时以为他是友善,后来却成了烦恼。我现在开始当他透明,不过,有时他下班换下制服,穿了便服也还出现在那,真是头疼!

Anonymous said...

Strawberry said...
蛇是冷血的! 那里找一条那么善良的蛇啊! 不得不承认有时妮妮的感覺是冷漠孤傲的! 不可能有剧毒!很难和攻击联想在一起. 但在真爱前! 千万别畏缩胆怯, 逃之夭夭哦!

自己要小心点嘛!

恩妮 said...

Hi Strawberry

心理测验仿佛让我更加认识自己,对于另一个我是一条蛇,我没有异言,觉得还蛮准呢!

畏缩胆怯,若不是一条蛇的话,就是鸵鸟。

阿沖 said...

每一個人都應該時時刻刻有保護自己的自覺。尤其是一個女孩子單身在外。

小心駛得萬年船。

很高興你在我的部落格留言。我和文心也是很好的朋友。希望以后我們也會是。你的職業是記者嗎?我以前的志愿也是做一名出色的記者,還讀過韓江新聞學院。不過還沒有讀完就放棄了。

恩妮 said...

这个阿冲竟然对我的职业好奇,看来,他得请我吃一顿丰富海鲜咯!

我的职业没什么特别,像我的人一样,平平无奇!

明天开始放假,这是懒人的心愿。可是出走回来又累有惨,还得从新回到工作岗位...唉!真悲哀。

阿沖 said...

人生啊,走走停停,又走走,又停停。

放假充電回來,又是一條活龍了。

快告訴我,我猜對了嗎?不然的話,我得去上烹飪班學煮菜。萬一你真的來實兆遠找我,也有一兩道拿手的好招待你。呵呵

恩妮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恩妮 said...

都说你肯定得请我吃大餐了,我很好吃,而且吃得很多。曾经路过实兆远多次,不会迷路。

我不是编辑,没有好的文笔。

这只懒兔子,常常想出走,每次回来都变不成龙的,只会更懒。

阿沖 said...

哈哈哈!原來恩妮是這個樣子的。還讓我們的順強曾經有過沖動的女生,肯定是又標致,個性又很好的。還真想好好的和你會上一面。有機會路過實兆遠就來找我吧。可別一羅里的人來,會把我吃破產的。呵呵

呃。。。還沒有揭曉你的職業呢?可要讓我輸的心服口服哪。難不成是搞旅游的?

恩妮 said...

我在摄影人出版社的宣传策划部。负责3本杂志- 摄影人,旅游玩家,advanced images.

就这样简单。

顺强太夸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