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06

“轻”也可以有重量


我以为“结婚”是一对恋人一起“创造幸福”的同义词。

直到我再遇见婚后的J。她眼里的眼泪,清楚透露了她的忧郁。

当她告诉我,每天烫衣服的过程成了她发泄情绪时刻,因为烫衣服的时间是家人看电视的时候,而她总是独自在房里慢慢地用心地烫衣服(那曾经是她婚前最不喜欢做的事),看着眼泪无声地一滴一滴滑落在衣服上,再用烫斗悄悄地烫去泪痕。

我听了,觉得很心疼。那个我当初认识时神采飞扬的J呢?6个月的婚姻生活如何可以把一个个性开朗亮丽的女孩变成一个忧忧不欢的女子。

她放弃了所有,在她亮丽的年龄,选择结婚。她的婚姻应该是许多朝九晚五工作女子非常羡慕的人生,不需要工作、没有负担的生活,生活“轻”得安稳。

只是,她无法释怀的是她在婚姻生活中的停滞,呼吸仿佛无法伸展,思维无法扩张。于是,她为了她爱的人,渐渐不见了自己。

我看见她生活里的“轻”成了一张网,网轻轻地网著她的梦想,压著她心里的声音。原来,“轻”也是有重量的。

不过,我相信以J的智慧和聪敏,她肯定可以战胜过渡期,重新定位,以双鱼性格悠游自在在她的新天地,活出自己!

3 comments:

boonsky said...

Love may be blind, but certainly not deaf and mute too.

Anonymous said...

If marriage is abt giving up oneself then its a malign instead !

SPYinG said...

How is she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