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1.08

阿卡


突然許久沒有聯絡的朋友們都出現了。很奇怪,他們都向我探取妳的消息。大概是前一陣子我到巴黎去,大家都以為我去探訪妳了吧。

對於向我問起妳的朋友,我都是努力地讓他們明白,我的行程是如何地匆促、是如何地限時。我想,他們最想知道的應該是:我們到底怎麼了!

是的,我們到底怎麼了?多少年妳流離在外,從香港到紐約,再到現在的巴黎。妳總是寄回沒有地址的明信片,簡單得只有署名。

我播電話給妳的時候,其實剛抵達巴黎。接電話的是一個聲音深沉的法國男子,我聽不懂他說什麼,只好一直念阿卡阿卡,妳的名字。

那時,深夜12.16。

妳在電話那端直呼我的名字,肯定地,妳已經猜到是我。只有我才叫妳阿卡。當時,我期望從妳的聲音中尋獲一絲喜悅。不過,沒有。

“我就離開巴黎了。明天一大早。”我撒了慌。我希望從妳的聲音里聽到一絲失望,同樣的,也沒有。

妳簡單的說了一句:“我很好。”

那天晚上,我坐在窗前,看著冬天的塞納河,暗沉沉地,很灰涼。我想起以前,很多很多。我記得妳哭的時候,總是把整張臉伏在枕頭上,試圖讓哭泣的聲音和眼淚都硬塞進枕頭里。而總待妳平伏後,帶妳到葛尼道,和妳吹一夜的海風。

妳一直希望能學我,獨立而堅強。我總是說:不好,別像我,太累了。

那晚在巴黎,多麼渴望可以和妳吹吹塞納河的風。只是,聽到妳的聲音,知道妳很好,似乎已經夠了。

前往羅浮宮的路上,我請的士司機特地到妳住的十六區兜轉。沒想到吧,妳的聯絡資料是阿勒從紐約寄給我的。他寫著一定要去看阿卡!我還以為妳到底怎麼了?我急得很,現在才知道他要我去看已經平靜安定的妳。

我瀏覽在羅浮宮里,阿卡,妳知道,這是我們夢昧以求的地方。十八歲那年的諾言,而妳卻比我更早抵達,分隔成兩個不同年限前來,我是失望的。

看見【蒙娜麗莎的微笑】時,我暗暗驚叫了一聲。我有同感,妳一定也是如此。以前看畫冊從沒有仔細研究過它的尺寸。沒想到,只有77 x 53cm 那么一小幅。

我站在欄杆外看了很久,拒說曾有個精神病患者持刀襲擊後,她就被安置在有玻璃護罩的壁盒裡。隔著玻璃,我想著在畫冊上妳曾指示給我看的精點...那個微笑、那雙手、那抹眼神,那種感覺,仿彿妳就在身旁。

我以為我們會是同時站在這幅名著前,一同觀賞她神秘的微笑。

我可以想象妳的長且黑的頭髮還有寬圓裙飄揚在塞納河畔的樣子,在那裏妳肯定是一幅迷人的風景。

希望妳會一直好。

- 這是11年前巴黎回來寫的,今早翻箱倒櫃找到這篇手寫的文字,原文不動貼了上來,有些真實有些虛構,為紀念一個不再見面的好朋友。

2 comments:

雨 (雯淇雨) said...

真挚的友情最可贵!

m said...

“一個不再見面的好朋友” 字轻意重啊。。。

能从书中人演变成说书人,也就说我们成长了,也释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