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07

失眠的夜


深夜一通電話讓我失眠,整整一個夜晚浸泡在回憶裏。

回憶愈深,夜愈冰涼。

那些人和事,一晃就那麽多年了。
9或10年沒見面,她刻意用輕快的語音說著難過的事,我聼出她心裏的憂傷。我慶幸及時發現她的missed call,然後囘電給她。原來,我是她想要人説話時,可以想到的朋友。

她問起了樹,我才突然想起那段時間裏是有樹的。他還好嗎? 他曾經爲了那年冬末在倫敦暈倒的事,認真地想“報答”我。 而我,竟然讓他難堪了。

於是,失去了一個關心我的朋友。斷了的線是可以連接的,只是,我從不熱衷。

他還好嗎?

漫漫長夜,翻開的舊事,歲月似是無情。然而,要到今天我才清楚,最無情的其實是 --- 我自己。

9 comments:

Boonsky said...

Water under the bridge. Still it's never too late to pick up the phone or write an email or send a text or go knock on his/her door (road trip is laways fun!) to get in touch with some long lost friends. Don't be too hard on yourself.

Oh, thanks for linking my blog in yours. Cheers.

Anonymous said...

Strawberry said...

把这一切归于缘份吧!
相逢是缘! 相知是份!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可能仅有那么一次机缘!一旦错过!而明日已是天涯之隔!

“有人问隐士,何谓缘份? 隐士说:缘是命,命是缘。此人听的糊涂,去问高僧。高僧说:缘是前生的修炼。 这人不解自己的前生如何,就问佛祖。 佛不语,用手指天边的云。这人看去,云起云落,随风东西,于是顿悟:缘不可求的,缘如风,风不定。云聚是缘,云散也是缘。”

把所有的人与事都赖在缘份上头! 哈!

人的宿命论! 是无奈?还是悲哀?

土龍 said...

面子問題..可以丟下了..還是得換個面具了..
走到了"轉角"了嗎??

Jue said...

人确实是无情的动物。不过有时无情好过多情,有时有情反比无情更无情。所以既然这么多年都这样下来了,就一直这样吧。

超亮亮亮 said...

一大群男人在背景用广东话说 :“唔关我事, 路过咋”。

恩妮的超级防火墙不是那末难 “駭” 嘛。

金 毛 said...

恭喜你啦!恩妮.
你在登嘉奴拍摄的照片已刊登在今天的星洲日报 的"快乐星期天"副刊里.

nottyboy said...

昨天在星洲日報看到的是妳吧哈哈

恩妮 said...

不是面子問題。我有時想,和他聯係可能會造成他的難堪,久而久之就斷了綫。

亮亮,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jue,同意!有情有時比無情更無情。

金毛,這樣也被看到。

nottyboy,是的。是我。爲何還有個哈哈?

nottyboy said...

哈哈...我喜歡在句子前面後面加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