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08

两个夏天

香港艺术馆大厅有一窗维多利亚海湾的繁华。
维多利亚海港的夜,即华丽又苍凉。

亲爱的M,

仿佛记得那个盛夏我们躲进香港艺术馆,那时是意大利雕像家Alberto Giacometti的展览,我们在雕像和雕像之间游走,宛如在游乐场嬉戏的小孩;那炎炎的夏,我漫不经心的态度和速度让我差点在旺角地铁站走失,在匆忙穿行的人流中我显得那么笨拙;我们握着黄大仙庙求来的签条,各自请人解签。我那半咸不淡的广东话,问得支支咕咕,解签的老婆婆皱起眉听得很用力,最终我只稳稳记住了一句: 归去来兮!

这次,也是夏天,我用贴近这个城市的速度在活动,才觉得和这个岛城是亲近些了,也许也因为有熟悉的人在这里生活着。我独自来到同样的位子,再次从香港艺术馆望向一岸的华丽,我不懂对岸多了那些高楼,也不晓得有那个霓虹牌被拆掉了;没想到多年前那个对岛城的月夜没有兴致的我,这一次站在太平山上看维多利亚海港的绚丽。

一切尽是物是人非了,你我都一样。

虽说岁月无情,但应该公平点,我们毕竟得到了回忆。

4 comments:

chengsun said...

就是爱夜景

Anonymous said...

E,
那个盛夏在香港艺术馆前,妳教会了我一些摄影的技巧,那个盛夏我带妳去串鱼蛋。。。那个盛夏是我们第一次两个人的旅行。。。
岁月无情,带走了该带走的。。。也留下了该留下的,譬如回忆、譬如友谊。。。不是吗?
M.

恩妮 said...

chengsun,岛国的夜景也很美。

M,是的。很怀念当时在街旁的串鱼蛋;还有闲聊闲走闲逛。奇怪,为何我竟然忘记了当时盛夏的酷热?印象中好像是凉爽的风;这次却感受到热浪。

你回来时,我想我们大伙去一次短而轻的旅行吧。

ET™ said...

[ 虽说岁月无情,但应该公平点,我们毕竟得到了回忆。 ]

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