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0.07

忧伤的城市

图上:2007年的Istanbul。灰沉沉,那是我重新看它的颜色。
more pictures : Istanbul - The City of Mosques
图下:Istanbul 在2002年的色彩。
我首先去了伊斯坦堡,回来,然后读到Orhan Pamuk [Istanbul: Memories of a City]。最近又去了伊斯坦堡一次。

Pamuk 写:“ 没有人说得准才算‘太过分’。一个城市的性格就在于它‘太过分’的方式,一个旁观者可能对某些细节过分关注而歪曲事实,但往往也是这些细节定义了城市的性格。”

作为一个旅人,用旅游人的眼光看一座城市的时候,我也只能看这座城市表面。东西方交错是一种特质,然而,放眼看去,这个城市其实正在努力西化。

我再次和伊斯坦堡相遇时,心里多了复杂的情绪。体会到了Pamuk伊斯坦堡的美丽与哀愁;体悟了Pamuk对历史的缅怀和现代的感伤。这个东西融合的城市,原来处于矛盾和焦虑之间;原来这个超过两千年历史的城市,从希腊到罗马文明,从奥都曼再来到伊斯兰教,位置还真复杂模糊。

原来,这其实是个忧伤的城市。

2 comments:

moo_t said...

土耳其无时无刻在抗拒着回教原教旨主义, 为加入欧盟而努力。 所谓的西化,恐怕Orhan Pamuk 也很难非议。如果不是欧盟, 恐怕今天Orhan Pamuk 已经成了土耳其政府的监下困。

阿美尼亚人和庫而德人的屠杀事件,对国家主义份子(这些人称自己为爱国份子)来说却是“替天行道”。如果土耳其加入欧盟,反而可以压下国家主义份子的气焰, 而让这事件有平反的机会。

Orhan Pamuk 的可以很浪漫的描写逝去的历史。 可是政治的现实摆在眼前。阿拉伯世界无法做到的事,土耳其反而可以在加入欧盟后做得到。

恩妮 said...

土耳其其实并没有抗拒着回教原意,只是大部分土耳其人信奉的是属于最开放的Sunni Islam伊斯兰教。不过最近换了保守的执政党,为了新的回教国策列,搞到满城风雨。

尽管土耳其加入欧盟,可以伊斯担堡的定位还是矛盾的。他从罗马天主教到希腊正教,再来到基督教,最后伊斯兰教,一个城市在2000年里经历不同文明,即东,又西,多而复杂身份和历史。